武汉重启时,不能忘了这些为这个城市拼过命的人


《华盛顿邮报》说,尽管在疫情暴发之前,福奇已是一位备受尊敬的科学家,但在白宫发布会上的表现,让他成为像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和“通俄门”特别检察官穆勒一样家喻户晓的人物。

随着美国疫情不断加剧,美国政府4月3日首次建议民众自愿佩戴口罩。福奇5日被问为什么不戴口罩。他对记者说,“这有好几个原因。戴口罩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为了保护你不被感染。我昨天接受了病毒检测,结果呈阴性。”

舆论的高关注也让他不得不回答超出专业范畴的提问。在白宫被问及对国际组织和他国防疫措施的评价,福奇的回应直截了当,“这不是我的风格,我真正想谈的是我的工作。我是一名科学家,一名医生,一名公共卫生人员,我不喜欢参与这些事情。”

4月7日0-24时,全省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2例,分别为深圳报告1例(美国输入,入境口岸发现),佛山报告1例(尼日利亚输入,主动排查发现)。全省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病例175例。

在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工作逾50年,福奇曾为6位总统提供公共卫生政策咨询。1984年担任该所主任至今,福西协助白宫制定了与艾滋病、非典、禽流感、埃博拉等一系列流行病相关的公共政策。为表彰福奇在防治艾滋病领域的杰出贡献,前总统小布什在2008年向他颁发了总统自由勋章。

面对存在诸多未知的新冠病毒,福奇没有急于给出答案。整个2月份,美国累计确诊的新冠病例不到70人,检测量不到500个。当白宫高层释放疫情将得到控制并很快消失的乐观预期时,福奇表态谨慎。他可以确定的是,疫苗研发至少要一年到18个月,美国应利用疫情尚未大规模暴发的时间窗,多做准备。

79岁的福西身材不高、瘦削,说话声音沙哑。站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身后,双手交叉胸前是这位免疫学家的习惯性动作。

左三为安东尼·福奇。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

新增境外输入关联病例1例(广州报告,主动排查发现),境外输入关联疑似病例1例(河源报告,隔离点发现)。

在白宫高强度的工作之外,福奇不时利用工作间隙接受媒体采访,向公众普及防疫常识,为媒体答疑解惑。3月22日在赶往白宫的路上,他接受《科学》杂志记者电话采访时承认,特朗普关于疫情的一些说法不符合事实,“但我不能跳到话筒前,把他推下去。好吧,他说了,让我们试着下次纠正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