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28

                                                                              5分28

                                                                              来源:5分28
                                                                              发稿时间:2020-07-02 06:17:28

                                                                              ▲詹·尤斯登教授。图据牛津大学官网

                                                                              法庭表示,他们已为尤斯登预定了一个为期三年的治疗项目,并禁止他参加任何可能与未成年人接触的活动。检察官指出,这些素材是他在为期6年的时间里陆续从网上下载的,最终经斯特拉斯堡的网络犯罪专家长期调查而曝光。

                                                                              已是四个孩子父亲的尤斯登教授承认过错,并接受了这一判决。他告诉法庭称,自己“在被捕后反倒觉得释然”,他将自己的这种性瘾癖描述为“跟我自己有冲突的秘密花园”。

                                                                              据法新社报道,詹·尤斯登教授现居于法国下莱茵省斯特拉斯堡。当地时间6月18日,他在萨韦尔纳市法庭因持有虐童、儿童强奸素材——包括2.7万张图片及1000个视频——被判入狱一年。

                                                                              当地时间6月30日,一众乱港分子先后发声退出所处“港独”组织,包括“香港众志”的黄之锋、周庭、罗冠聪、敖卓轩;“香港民族阵线”的梁颂恒、“学生动源”的钟翰林;“民间外交网络”的张昆阳等。“香港众志”、“香港民族阵线”、“学生动源”、“香港独立联盟”、“维多利亚社区协会”等“港独”组织更纷纷宣布解散,包括遣散香港成员或暂停运作。

                                                                              葛珮帆认为,这些“港独”组织纷纷解散,更让大家看清楚这班政棍虚伪与自私的面目:他们过往装作站在“道德”高地,透过似是而非的语言伪术迷惑港人,对滋事分子称为“手足”、“兄弟”,但在大难临头时就各自飞,相信心明眼亮的市民该明白这些政棍明显“身有屎”,实际做出各种危害国家事情,奉劝港人不应该对这班政棍存任何幻想。

                                                                              据牛津学报《the Oxford Blue》报道,这已经是牛津大学今年的第二起教授恋童丑闻。此前,该校彭布罗克学院的皮特·金(Peter King)教授也因制造儿童色情材料认罪。

                                                                              谢伟铨指出,有关法例主要针对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明“独”暗“独”分子闻风丧胆,直接判断自己有罪,证明他们自知做了很多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及透过各种谎言,蒙骗其他人违法,从而抽政治油水。

                                                                              对于乱港分子在香港国安法出台前,纷纷发声明、退政团割席,但同时又声称会“以个人身份”、“化整为零”地继续行动,或称其政团的“海外分部”会继续运作,多名建制派立法会议员表示,这班乱港分子本身存有很多的利益纠葛,相信不会轻易罢手,更不排除他们会以其他方式搞乱香港,包括地下组织、上街搞事、与外部势力勾结等,香港社会依然要警惕防范,执法部门更须加强情报及调查工作。

                                                                              ▲尤斯登在学术界社交网站“Academia.edu”的个人页面。截图自Academ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