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现金网

                                                                      手机现金网

                                                                      来源:手机现金网
                                                                      发稿时间:2020-08-10 13:53:57

                                                                      崔大使:人们必须注意,高度自治不同于完全独立。香港不是一个主权国家,它是中国的一部分,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因此,香港的治理首先以中国宪法为基础,也以香港基本法为基础。 实际上,中国宪法和香港基本法为“一国两制”提供了真正的保障。

                                                                      美方一方面毫无根据地进行指控,指责中国没有给美国企业提供平等竞争环境,另一方面自己拒绝为中国公司提供公平竞争环境,这种做法极其不公平。

                                                                      8月4日,崔天凯大使应邀出席2020年阿斯彭安全论坛,就中美关系有关问题与阿斯彭战略小组执行主任尼古拉斯·伯恩斯以及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对外政策首席记者安德利亚·米歇尔进行在线对话,并回答观众提问。全文实录如下:

                                                                      崔大使:这些针对我们驻休斯敦总领馆或我们任何外交机构的指控都毫无根据。有些人不能因为他们自己可能在其他国家做这类事情,就假定其他人也在做同样的事情。这是问题所在。但他们现在指责其他国家做类似事情。我们从来不干此类勾当。

                                                                      崔大使:没有证据表明,任何公司向中国政府提供了这样的信息。有人进行这样的指责,但从来没有给出任何证据。我们在这儿经常听到有人抱怨中国没有给美国公司提供公平竞争环境。但我越来越深信,我们更应该抱怨中国企业在美国没有公平竞争环境。这里的政治干预、政府对市场的介入程度是如此之高,对中国企业的歧视是如此之深。而这些公司不过是民营企业。

                                                                      至于香港的新法律,也就是香港国安法,顾名思义,是关于国家安全的法律。实际上,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香港本应自行制定国安法。香港回归祖国23年来,国安法一直没有出台,这一空白已经导致许多严重后果。人们看到香港的暴力事件不断上升,城市稳定受到极大破坏。人们感到香港不再是一个适合居住或经商的安全之地。缺少这一法律损害中国的国家安全利益,损害中国内地和香港民众的安全,以及香港的国际经济伙伴的利益。

                                                                      崔大使:我认为,我们必须基于真正的事实。事实非常清楚,时间线非常清楚。中国是最早报告新冠肺炎病例的国家之一,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报告和信息显示,世界其他地区可能有更早的病例。

                                                                      在某种意义上,我们是被迫制定这一法律,这样香港的稳定能有更好的保障,可以更有效制止不断上升的暴力,让每个人都拥有更安全的环境,有更安全的地方居住,使香港可以继续作为国际金融、贸易和交通运输中心正常运转,继续执行“一国两制”政策。

                                                                      崔大使:刚才安德利亚和我谈到了你刚才提及的许多问题。我知道时间有限,不想全部重复一遍,但我想告诉你的是,中国人民也感到非常震惊,他们对美国对中国的所作所为感到非常失望,中国公众的愤怒正在持续上升。这里的人们必须意识到这一点。你问中方能做什么以改善中美关系。中国人民也在问,美国能做什么以改善中美关系。在许多问题上,有时我不明白为什么误解会持续甚至蔓延开来。

                                                                      米歇尔:再次感谢您。我认为,尼克正确地指出了一点,即目前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很少有事情能达成政治共识,但对中国的疑虑和敌对是其中之一。因此,我们两国都有工作要做,以克服那些分歧。